1. <em id="a494g"></em>

      <rp id="a494g"></rp>
      <button id="a494g"><acronym id="a494g"></acronym></button>
      《電子技術應用》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通信與網絡 > AET原創 > 從TikTok事件看社交網絡之爭

      從TikTok事件看社交網絡之爭

      2020-08-24
      作者:范赫男
      來源:AET

        Facebook前移動運營部門主管亨利摩西納克在談及移動互聯網社交媒體的價值時曾說:“社交網絡要擁有更大的價值,就必須象電話和洗衣機一樣變成人們生活中必須依賴的一種工具,你會發現隨時隨地都離不開它?!?/p>

        近期,TikTok美國業務可能面臨被CFIUS強制要求出售,或因行政命令在美國被封禁,引發各界廣泛關注。一款小小的視頻社交軟件如何能繼中興、華為之后,成為中美博弈的新焦點。我們拋開地緣政治因素,嘗試從社交媒體發展的規律進行解讀。

        一、背景:社交媒體平臺的崛起

        全網化時代社交媒體對傳統媒體構成降維打擊已經是不爭的事實,究其原因我們要回到2004年,出版社經營者O'Reilly和MediaLive International之間舉行了一場頭腦風暴論壇,論壇誕生了“Web 2.0”的概念,其核心理念之一演化為以“用戶生產內容”(UGC)為特征的去中心化思想?;诹确指罾碚?,社交網絡的概念和應用開始出現,初期以BBS、博客、IM為代表的社交網站和應用成為重要傳播載體。

        社交網絡發展的一個重要節點是2010年以后移動互聯網的迅速發展,全網用戶包括社交網絡用戶向移動端快速遷移,移動互聯網導致以即時通訊應用為主的社交網絡平臺爆發增長。美國We Are Social(社交媒體協會)2015年報告中就曾指出,全球6大社交平臺中有4個是即時通訊類應用(包括Facebook Messenger、Whatapp、QQ、微信)。2019年,根據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發布的第44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6月,我國網民規模達8.54億,手機網民占比99.1%,達到8.46億。其中,手機即時通訊用戶規模達到8.21億,較2018年底增長4040萬,占手機網民的96.9%。社交網絡因全網化即時化的信息生成和傳播優勢而被稱之為社交媒體,成為真正的“無冕之王”。

        美國民意調查和研究機構“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2019年10月公布的數據顯示,一年間美國人”經?!盎颉庇袝r“通過社交媒體獲取新聞的比例從47%增長到55%;據英國電信局2019年7月公布數據顯示,一年間英國使用社交媒體獲取新聞的人數比例從44%增加到49%。社交媒體因信息發布的開放性和交互性,符合四全”全程媒體、全息媒體、全員媒體、全效媒體“媒體特征,也構成社會輿情傳播的公域和場域。

        二、對象:社交網絡平臺的跨域屬性

        狹義的網絡安全主要指網絡系統的硬件、軟件及其系統中的數據受到保護,不因偶然的或者惡意的原因而遭受到破壞、更改、泄露,系統連續可靠正常地運行,網絡服務不中斷。狹義的數據安全是確保在系統中運行的數據的機密性、可用性、可鑒別性和可控性。與關鍵基礎設施不同,社交網絡平臺是以人、群體、組織和社會為對象,平臺的網絡安全和數據安全(狹義)只是為系統層面的正常運行提供基礎保障。而對主體(人、群體、組織和社會)而言,內容安全則更為監管者所重視。

        在傳統媒體時代,監管者通過設置”把關人“(其角色常由傳媒監督機構、傳媒主要負責人、媒體編輯等扮演)來對內容安全實施監管,受眾作為所謂”單向度的人“,只能被動接受”把關人“過濾審核過的內容信息。隨著社交媒體時代到來,”把關人“的權力被下放到社交媒體平臺(運營者)和用戶(內容生產者)的手中。社交媒體平臺強大的內容生產(UGC為主)和整合能力,成為公眾獲得信息的主要來源。從某種程度上,社交媒體平臺已經成為信息傳播領域的集大成者。讓人記憶猶新的劍橋分析事件,5000萬名用戶個人信息數據據傳被Facebook提供給劍橋分析公司用來進行數據”挖掘“,干預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英國”退歐“事件,通過用戶數據建立起用戶畫像,依靠智能算法向用戶定向推送信息,借此來影響用戶的投票行為,這在各級選舉中已經成為一種產業。Tiktok在美國及世界范圍內受歡迎程度的迅速躥升,使得對于慣用社交媒體軟件進行社會控制的西方監管者感到如芒在背。

        三、顛覆:用戶遷移屬性導致社交媒體平臺間競爭激烈

        互聯網平臺經濟作為一種新的商業模式和產業范式,對傳統媒體產業帶來顛覆性的影響。以媒體融合為例,傳統媒體利用社交媒體平臺分發PGC內容來維系或者拓展自身影響力,扮演了社交平臺的內容提供者的角色,但也迅速將渠道變現能力讓渡給了社交媒體平臺。

        在移動互聯網和社交媒體時代,用戶的遷移具有單向性和不可逆轉性的特點,遷移一旦完成,產業屬性隨即完成讓渡。用戶的單向遷移屬性不僅僅存在于媒體融合的進程中,在社交平臺之間的遷移同樣適用。如2019年底,曾以校友關系為主的某社交平臺高調宣布重返社交網絡市場,但是早已人去樓空多年,難以再現輝煌。有一句流行語話叫”時代拋棄你的時候連一聲招呼都不打“,當用戶拋棄一個社交平臺時也是如此。因此,占領頭部位置的社交媒體平臺雖然具有了用戶聚集的壁壘優勢,卻也對”后起之秀“異常敏感和機警。

        從Facebook如此積極推動對Tiktok的封殺中,可以預見到崛起的新平臺削弱原有舊平臺的內容生產能力、渠道分發能力和市場競爭力的速度。自2019年2月以來,TikTok在全球應用下載量名次開始大幅度躍升。截至2020年4月,TikTok在全球總下載量已超過20億次,到了一季度和二季度,TikTok是美國市場非游戲應用下載排行榜的第一和第二。第一季度數據對比,TikTok全球下載量達3.15億次,而Facebook下載量為1.86億次,Instagram為1.52億。統計數據顯示,全球近50%的TikTok用戶年齡在34歲以下,市場消費主體潛力巨大??梢灶A見,隨著消費互聯網與移動互聯網的融合程度進一步加深,手握一億多美國用戶、來自中國公司的TikTok在美國已經呈現后來居上的趕超態勢,社交媒體之間的競爭正變得空前激烈。

        當對全球化習慣保持樂觀的人們不得不面對逆全球化思潮帶來的沖擊時,如何捍衛、完善、持續推動全球化的發展成為人們必須面對的問題。正如張一鳴在內部信中所說,TikTok受益于全球戰略,已經成為了全球文化的一部分,他對TikTok的未來仍充滿信心。


      此內容為AET網站原創,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拼三张平台